抒情诗人和新时代的抒情风格

时间:2019-02-20 13:08:09 来源:金口河农业网 作者:匿名



抒情诗人和新时代的抒情风格

作者:张艳文

孔子孔子称赞水,《论语?雍也篇》中道:“子子:志仁乐回,仁慈乐山;知己动,仁人;知音乐,仁慈。

“可能有人说人类的智慧可以从水的流动中实现,并从中获得生命的乐趣。”

在《论语?子罕篇》仍然有:“儿子在川上虞:死者就像一个丈夫,熬夜。”

“水是生命的源泉,是人类文明发展和延续的象征。

Tan Zhongchi先生的《水和天堂》1已经发表了十年,阅读仍然清新,并没有污染灰尘,自然受益于水的清洁能力。

《水和天堂》共有六个系列,分别为:湖泊和山脉,水和音乐,世界末日,歌唱生活,异域风情和灵魂歌曲。

大多数作品都有“水”的滋润,有水,有天堂,灵魂有一个神圣的目的地。

谭中池拥有丰富的人生经历。他的主题非常广泛,他的视野广阔,他的境界很高。然而,他诗歌的根源不能与他抚养他的土地分开。

在《山野秋雨》中,诗人如此歌唱了他家乡的山峰:“滴在厚厚的绿色上/声音轻盈遥远/乌云逐渐升起/山上覆盖着一层青花白雾/鸟儿不再玩/拍打翅膀,深入灌木丛中/拥抱深度散步的温暖/这些潮湿而晴朗的日子。/延长了我对山脉的喜爱/“2这首抒情诗歌是安静而迷人的。长。

有许多类似的诗,如《边城》《水边吊楼》《山里望月》《在河湾》等,像梦,深情,充满迷幻色彩。

另一个例子是他的《春雨》:“就像一串珍珠/洒在开花的绿叶上/装饰绿色的世界//雨女孩走过彩虹桥/溅起/破碎的金万里//微风吹来的阳光来吧/春梦/甜美美丽/“3这首梦幻般的诗,就像童谣一样,展现了诗人的心灵,纯真的美丽在于灵魂的纯洁与善良,原始的人类思想,心灵,泥土,灵魂。在沉从文的《边城》中,他曾为世界描绘了一幅湘西风格的精美画面,其中最有趣的是“崔翠”的数量。她天生,简单,健康,是理想人性的代表。

“湘女激情”,沉翠文的“崔翠”是这个词的最佳注脚。

早在《九歌》,曲子就将湘女的美丽形象描述为“向先生”:“皇帝下到北方见证了它”。

袅袅兮秋风,洞庭波下的桉树叶。

“祥女士的无辜爱情和美丽已经成为中国诗歌文化中女性美的核心形象之一。它具有深远的影响。台湾现代着名诗人郑玉玉的笔名也来自于此。

在谭中池的诗中也有很多关于“湘女”的描述,如《眼睛》:“王明景湖/迷人的光波/月亮融入水中/清澈/漫长的时间,这个希望是希望凝视啊/这个清晰的梦影/能流吴刚的情歌/“4这首小诗是美丽的,旋转的,像一首自然之声。

特别是,这里使用“吴刚”的图像。

吴刚击败了桂,徒劳无功,表达了对无望和持久的爱的渴望,以及对没有功利主义的无辜之爱的颂歌。

在技??巧方面,它反映了诗人对传统诗歌表现方法和形象的继承与创新。在诗歌的描述中,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尖锐的刷子。

在这个渴望的时代,纯洁的爱情具有更加现实的意义。

健康人类美的呼唤是谭中池诗歌创作的重要主题。

他的《春思》写道:“在那一年,我们在山城遇见了/树枝的花朵/燃烧的红色火焰/你没有太多的话/只想鞠躬弯曲的小巷//今天,我们在每一边都有一片竹林/在风中涂上厚厚的绿/尾尖,以保护地面上的阳光/落叶的温暖,保护孤独/遥远的人的孤独/“5这部作品写有抽象,诗意和艺术,完成了具有古典美的景观。

在这里,祥女的柔软,热,清,纯,纯的混合物令人惊叹。

在过去的回忆中,孤独与寒冷,以及岁月流逝的微弱哀悼,都被“阳光的温暖”所融化,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这也符合他在《岁月不会老》诗歌中的乐观和令人振奋的态度和对生活的积极态度,这些诗歌在“重复的日子里可以培养新的青年”。

在《坠叶飘飘》一首诗中,它赞扬了爱情的坚定:“当你坐在树上想起你/我不怕风吹起来/吹进枯叶/落在你的窗前//也许你当我清理书店庭院时,我会把它和其他叶子一起点燃......“7这首诗也赞美了虔诚和不悔改的爱情。

在诗人的作品中,仍然有许多哲学思想预设了生命的智慧。

例如《花开了》:“花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微笑/笑声传达香气/她在篱笆上沉默/眼前充满悲伤的风景//知道爱情不会有孤独的一天/知道美丽会不是有一种单调的颜色/“8这首诗是精致优雅,曲折,有一种”明暗黑暗“的情感色调变化,充满了冥想之美,鼓舞我们用”爱“和“美女”写出丰富多彩的生活,反对物质欲望的侵扰。

即使从日常的小东西,诗人也可以得到机智的机智,如《我哭》:“我哭了/哭了/眼泪在窗外醒来/因为我的妻子爱我太深/实际上我从来没有敢于长途旅行//雨天的骨头/孩子的血腥灵魂的童年/已经温柔地变成了一个薄薄的阴影/没有更多令人兴奋的歌曲//我哭了/面对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我只能欣赏别人的铁马尘.//我心爱的妻子/你可以有其他的精神和智慧/把我塑造成另一个属于你的男人/“9可以被热情的湖南女孩所爱。进入温和的乡镇,这似乎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这让她的丈夫觉得必然无法实现汉志男子的复仇,这个世界似乎有点多愁善感,但却符合现代社会中夫妻生活的现实。

事实上,从叙事文学作品,如小说,描述夫妻之间微妙的情感变化已成为一种正常状态。现代生活中两性关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学主题,它以诗歌的形式表达,但却是独一无二的。

与叙事文学相比,利用诗意体验来表达相似的主题,更容易接受,更加平静。当然,除了家庭关系之外,男女之间还存在更为复杂的情感关系。如何处理这些问题往往是一个大问题。

在《女人的背影》中,诗人惊呼道:“最神秘迷人的是女人的背影/这是一首微妙的诗/能读出优雅的魅力。/不要让我看到你/那会切断我美好的回忆/“这首诗首先表达了琵琶之美,距离创造了美;其次,它表明了诗人对异性的尊重,对于好事,它应该具有“有远见和不可玩”的态度;此外,它还暗示了诗人对无拘无束的性行为的警惕以及遏制人性欲望的诱惑。

在《绿野》中,诗人将男女之间的关系推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渴望友好和谐的美:“这是我们共同的向往/酝酿这个蓝色的湖泊/你带我的手/去绿浪/我会揭开你胸前的按钮/我希望你听我的心是如何激起/我不敢呼吸/害怕唤醒你的甜蜜梦想/“{11}梦幻般的氛围,诗人采用隐喻的方式,将诗歌领域从琐碎的日常生活扩展到广阔而深远的领域。

当然,除了个人日常生活的自我贬低外,谭中池先生的诗歌创作还有另一种类型,即从“小自我”到“大我”的写作。

这种抒情诗不同于新中国前30年流行的“政治抒情诗”。应该说,这种抒情诗在新时代的社会现实下正在发展和创新。更改。

以郭小川和何景芝为代表的政治抒情诗模式的诗歌创作具有鲜明的时代和政治。它反映了当时的重大社会主题。在抒情形式中,它经常被“我们”取代。 “我”,个人情绪被集体情绪所取代,个人的情感需求基本上没有被重视。

而且,这种抒情诗会带来另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如果我们划分“我们”,那么,相应地,会有一种对抗 - “他们”,这种隐含的敌意这种立场会扭曲客观的情感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将其情绪状态置于疯狂状态。这就是为什么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政治抒情诗的模式几乎在一夜之间消失,特别是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诗人甚至有意或无意地回避了这种诗歌的歌词。似乎那些艰难而变幻无常的东西会玷污诗歌在云间的声誉。

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诗歌创作的路径,使其越来越自我封闭,减少了对社会现实的干预。

谭中池诗歌创作的另一个侧翼是“大我”的写作,即“我”和“我们”之间,开辟了另一条诗歌之路。

在这里,个人的生活经历和集体的需求和限制都可以被描述为对诗歌和抒情的有益探索。

2010年底,谭中池创作了6000行《东方的太阳》的长线,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2011年出版。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极大的反响。

在谈到创作这首歌的初衷,祖国的祖国,以及东方文明的政治歌词时,谭中池说:“中国经历了艰辛和失败。中国在今天,中国可能面临许多挑战和严峻本世纪初的试验。飙升的实现是什么?中国的灵魂和精神是什么?中国的道路和未来是什么?中国的经典和创造是什么?我知道这样一个主要的命题当然没有表达和解释诗歌,但我仍然觉得诗歌之神能够充分发挥其神奇的力量。凭借诗歌的深刻思想,诗歌的意境和节奏与音乐美的节奏,构建中国现代文明金字塔势在必行。优雅,纯洁,生动,让中国辐射的光芒照亮历史的新纪元。

“{12}这首诗通过对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描述,以艺术的方式展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走在祖国历史和现实的河流中。

我正在寻找具有5000年历史背景的荒凉痕迹;寻找龙的化身和精神;寻找母亲与她的孩子的曲折,但这是一个悲惨和英雄的生命历程;寻找生动,富有表现力的象形文字和骨骼;寻找西方人永远无法打破的东方魅力。“{13}

在诗集《水和天堂》的第三辑“世界末日”中,描述了诗人在新疆,西藏,云南,浙江,成都,西安等地旅游的经历。与一般诗歌不同,谭中池不仅赞美祖国。除了壮丽的山川,现实和传说融合在一起,个人和集体与情感的红线串联,基于现在,展望未来,写出撩人的美丽诗歌。

在小组诗《抒情的天山》中,在描述天池时,他说:“天池,我不怪你让我坠入爱河。只因为你看着天空,你就像你一样纯洁。你知道今天的车被腾空了。在人/心中崇拜什么样的神圣?“{14}敬畏,你可以理解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在《火焰山》中,诗人用充满激情的语言演唱了吐鲁番人的勤奋,善良,智慧和勇气:“血与汗在山中无数山谷中流淌着勇敢的双手/石雕融化化石播种/最后,它滋养绿色的阴影,挖掘清澈的溪流/描绘村庄,提醒水果和智慧的释放,爱情的花瓣/等成千上万的风和雨,Turpans旅行/每个足迹燃烧/信仰和创造荣耀在诗歌中,“火焰/”{15}聚焦于国家各族人民的兄弟情谊,他们在民族团结和大融合的背景下共同发展西北。

在诗集《西藏放歌》中,诗人用无拘无束的旋律和浪漫情怀表达了真爱:“阳光早晨/贡嘎的土地,西藏池塘特别绿/整齐宽阔,沥青路面/散发着绿色大麦成熟香味/持有汽车飞行的金色波浪/“{16}那些白色的哈达和羊群,灿烂的神庙和雪山正在净化和装饰我们的记忆和灵魂。

诗集的最后三集基本上是基于唱祖国的主题,如《天安门上空的雪》《祖国赞美诗》《让我们祝福祖国》《激情中国》《为祖国祝福》等等。

诸如“祖国”之类的词语很少出现在个人抒情诗的写作中。这种对“家园”的集中描述在当前的诗歌中是罕见的。《你是一棵树》《光荣属于英雄的南海舰队》《请给总理捎句话》等诗歌,也表达了诗人对当代英雄的赞美。

在《愿祖国永远年轻》中,写道:“那是一个充满阳光的窗户/这是一条带着春风的道路/这是一座载着鲜花的桥梁/这是一个梦幻般的塔楼/那是一个匆忙的热土地/那是一个种植希望的田野/这是一个安静的海港/这是一个雄伟的岗位/13亿人口13亿人心脏/13亿次希望13亿人回归爱情。

“{17}在这里,抒情基调的音调高低,并且讨论了片段。大脑和英雄的心灵被揭示出来,让人感到兴奋和凶悍。

从这个角度来看,诗人写出如此精彩的系统《东方的太阳》并不令人惊讶,上述诗歌正默默地为此做准备和准备。

应该说《水和天堂》这部诗集是诗人谭中池的重要作品,代表了他的创作风格和艺术特色。

在《诗,写自己的心情》中,诗人谈到了自己的艺术观点:“让别人记住你的诗,就像你的诗一样,别无他法。

依靠炒作和自我推销将适得其反。唯一的选择是真正写出自己的心情。

有必要将自己的情绪,韵文的美丽和美丽转化为一首更美妙,更自然,更真实,更半透明,更丰富,更深刻,更善于善意的诗歌。

“{18}可以说,诗人很好地练习了他的诗歌。

他非常重视诗歌的接受和传播,试图用美丽的词语,以及声音的节奏来表达真实的感受,使读者能够轻松理解并产生精神共鸣。

这与当前诗歌创作中的尴尬和自我封闭相反。

谭中池的诗歌具有想象力,用浪漫主义的语调表达深刻的情感,塑造形象和情绪,深化哲学和智慧。

在语言的使用中,语言优雅而纯粹。

诗人也注重吸收东西方优秀的诗歌传统,灵活运用,在句子结构和结构上进行创新,实现诗歌节奏与形体美的结合。

在作品的主题上,既有个人灵魂深处的尴尬,歌曲的诗歌和祖国的诗歌,也有适当的声音和情感,不仅能反映出作品的客观性。真实体验时代的生活,也是民族的精神气质和文化。味道有一定的反映。这些是诗歌必须具备的品质。在当代诗歌创作中,特别是在新世纪的诗歌中,以其独特的宣传和想象,具有独特的品质和价值,值得更深入,更全面的研究和研究。

注意:

12345678910 {11} {14} {15} {16} {17} {18} Tan Zhongchi:《水和天堂》,香港文化出版社,2004年,第7页。 15,p。 14,p。 21,p。 24,p。第57页,第72页,第47页,第54页,第77页,第154页,第156-157页,第172页,第193页,第270页。

{12} {13} Tan Zhongchi:《我写长诗》,《湖南日报》2011年6月10日。

(作者:郑州师范学院中原作家研究中心)

负责编辑马新亚

http://m.zjshunhao.cn 小米网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